6.殿下不易做6

  • 种瓜得逗[快穿] S田作品
  •     风吹树影动,黄文宇望着廉哲和喻思修的背影,久久出神。

        黄蓉叫他,“别傻看了,你刚刚不是好奇二殿下最好看的护卫,这不就是。”

        黄文宇小脸一红,后悔自己刚才背后议论别人。可他廉大哥,为什么评价“还行,凑合,也就那样吧。”果然是在骗我。

        陈王宫,语文斋,廉哲迈步进门,一抬头就被屋内的阵仗镇住了。陈王廉成,大殿下廉德,三殿下廉云,丞相孙廷州,兵部尚书崔涛,户部尚书张池,一屋子人表情严肃的望向刚进门的廉哲。不妙啊,这是要有大事发生。

        “父王恕罪,儿臣俗事耽搁,来迟一步。”廉哲进门先赔了个不是,心里泛起了嘀咕。

        陈王点了点头,“哲儿,今日叫你来是有要事相商。”

        随即丞相孙廷州,也就是廉哲母亲的亲哥哥,廉哲的亲舅舅,长得五官端正,双眼熠熠有神。他接过了话,先陈述了陈朝南境许州告急,赵国屯兵意欲北进。

        话刚说完,大殿下廉德迤迤然站了起来,“儿臣愿亲率大军赶赴许州边关,以彰国威。如若赵国的宇文鸣敢轻举妄动,定叫他有来无回。”

        又道“想当年雍州兵险,吴国大兵压境,三弟衣不解带,亲率大军与吴国鏖战数月,致使吴国退后三百里,收获绪州,青州二地。”寥寥几句也可想见战争之惨烈,“儿臣虽也几经沙场,但领兵布阵,还是三弟略胜一筹。然儿臣平贼之心昭昭,望父王明鉴。”

        廉云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,“大哥过谦,你我兄弟不分高低。”

        陈王还未开口。一个骨瘦如柴,胡须焦黄的人上前一步,正是户部尚书张池,“大殿下为国分忧,气节可嘉。”

    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种瓜得逗[快穿](S田)6.殿下不易做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