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.第一缕怨气(十三)

  • 梅沅娘 明珠弹山雀作品
  •     接下来的事仿佛闹剧,薛云柔明白自己被利用后,对表哥完全失望了,恨沅娘的同时也恨上了移情别恋的沈承。随从压着她下去时,她心如死灰,闭着眼似笑非哭,“表哥,呵,你说,你说咱们才是一家人……”

        可笑她竟然当真了。

        再次睁开眼,那双漆黑的瞳仁慢慢溢满了怨恨,仿佛想到什么,她扭头盯着一脸看好戏的沅娘,定定道,“贱人,你真以为表哥有那么相信你?和亲不过是权宜之计,只要晋国和宿南的矛盾一直存在,他就会永远防着你!”

        不等沅娘开口,她又转向面无表情的沈承,看了他一会,突然怪异地笑出声,“刚才的话,有那么一丝是你的真心话吧?说得那么流畅自然,把我都给打动了……”

        沈承背过身:“把她带下去,关起来。”

        仿佛抓住了沈承的痛脚,薛云柔放肆地大笑起来,“哈哈,你心虚了!”

        她再也没了惯常的端庄,面色潮红,宛如疯子般挣扎道,“沈承你别不承认,你自己去问问,阖府里私下谁不议论,贱人嫁进来大半年了,本该掌管中馈却被你交由管家,这不是防备是什么?你看似宠爱她,却顶多允许她出府逛逛,从来不让她出中央城,连去城外寺庙拜佛都不放心,这不是防备是什么?你们日日黏在一处,表面恩爱非常,她肚子却一直平坦如故,到现在连个蛋也没能生出来,这不是防备是什么???”

        薛云柔叫嚷着,喉管蓦然涌上一阵腥甜,等一口血喷咳到地上,她看也不看继续恨声讽道,“伪君子,哈,你就是个伪君子!”

        沈承一脚踢翻木凳,冷声呵斥道,“口吐疯言,还不快把人带下去!”

        随从们顿时不敢再因薛云柔是表小姐就惜力,拿白布堵住她的嘴,又七手八脚地钳着她的

    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梅沅娘(明珠弹山雀)13.第一缕怨气(十三)